90时代的上海夜场:一些大老板因买花败光家业

90时代的上海夜场:一些大老板因买花败光家业

罗中旭在九十时代 歌厅/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罗中旭、黄绮珊唱夜场的时代

周日 周刊记者戴震东

上录音乐万花筒盛行 音乐排行榜

《我是一只小小鸟》、《亚洲雄风》、《特其他 爱给特其他 你》、《失恋战线 联盟》、《抱负 与和平》、《落日 醉了》、《生命过客》、《焚心以火》、《黑头发飘起来》、《梦醒时分》。

这一连书名号,假使 找来一个90年出生的年青 人来辨认,估计八九成都认不得。但假使 找来60后、70后以及80头上的,此刻恐怕现已 陷到脑海里的旋律中去了。

这是1990年上海播送 电台一档由上海录音器材厂冠名的《上录音乐万花筒-盛行 音乐排行榜》 听众票选出来的“1990年度十大金曲”。

那是一个对错 电视机都还未普及的时代 ,上海人家里标配的红灯牌无线电里飘出谭校长的《抱负 与和平》、童安格的《生命过客》,今天回想起来简直起鸡皮疙瘩。

90时代 ,文娱 文化从港台飘荡 过海而来,“盛行 音乐排行榜”是这些盛行 音乐最早泊岸 上海的“十六铺”。而盛行 音乐掩盖 的受众,大多是在大中小学念书的年青 人。校门口的地摊上,最热销的永远是那些印着四大天王、叶倩文、林忆莲们的贴纸、包书纸。

90时代的上海夜场:一些大老板因买花败光家业

90时代 家庭文娱 /1999年10月7日俞新宝摄影

出生于1976年的王韵90时代 初在杨浦区一所初中就读,她是“盛行 音乐排行榜”的忠诚 粉丝,她记稳妥 时同学们之间每周都会评论 这张榜单,并且还会发生争持 ——“谭咏麟、童安格、张国荣谁才是no.1?”

这三位的歌其实蛮符合 上海人喜欢的路数,纾缓悠扬,编曲上又有许多当心 思,实践 上谭、张两人不少的歌都是日本制造 人玉置浩二的曲子。后来,90时代 的日本盛行 文化也来到这里,相同 深深影响了一代人。

学生们听歌的渠道除了电台,再就是自己买卡带,而当时正规渠道引进的卡带有限,王韵便会和同学们去买一种叫“拷带”的磁带。那个时期,上海有些人家里有船员 ,或者海外关系,从“外面”带进来一些母带,然后再用双卡的“四喇叭”翻录。考究一点的会用TDK的磁带,磁带盒子里配一张原版对错 复印的歌词封套。

王韵的家在杨浦,他们最多去兜拷带的当地 是四川路乍浦路附近 ,而当时整个上海的拷带集中地是延安路上的中国图书进出口公司附近 。

90时代的上海夜场:一些大老板因买花败光家业

Walkman,这张照片可以给自己的孩子看看,本来 地球上还有过这玩意。 /视频截取

90时代的上海夜场:一些大老板因买花败光家业

拷带的包装比较简略 ,歌词都是打印的,但在当时仍是如获至珍 。  /视频截取

“第一趟就是朋友领进去的,石库门院子人家自己家里,老奥秘 的,进去一看,窗帘拉着的,里头坐着一个老奶奶看店,他家里有两个大的录音机,后边 一排箱子摆着他拷好的带子。买拷带有两种方式,一种你在他拷好的里头去挑,还有一种,比如说我喜欢黄凯芹,比较小众的,我跟他讲,他去想方法 进。这样一盘带子14块,是要省吃俭用才干 买,不是每一个 月都能买。”王韵回忆。

“拷带”因为是海外的版本,虽然也就一个巴掌见方,但却是一扇小窗户。王韵记得,“你买过拷带才发现,这个歌手在香港的版本,比如我喜欢的黄凯芹,乃至 有他自己 写的一首诗,或者写点序。当时就觉得他们做出来的东西,和引进进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我们引进的正方形的仿宋体,作词作曲什么都没有的。当不时 分 ,原版带里我就看到照片其实拍了那么多,一本小本子,有种前面结束 都有他写的小东西,人家做东西仍是 比较精美 的。”

90时代的上海夜场:一些大老板因买花败光家业

王韵中学时特爱自己收罗 盛行 歌曲卡带/视频截取

这种透过小窗户看到外面的感觉,想必许多王韵的同龄人都有印象,“海外关系”寄来的香港杂志或是录像带,都让当时既领市道 又懵懂的上海人见到了另外一 个平行中的世界。

伊拉进来的消费的人都是经商 的

90时代 初,经济搞活,市场就像蒸屉下的热水开始冒泡,这一代上海人终于有机遇 体验到那个悠远 “夜上海”的内涵。